第四届中国(广州)国际新能源汽车充电桩展览会
创新力量,开启能源新时代

 


2019年5月8-10日   广州琶洲·国际采购中心
Language

你比阿基米德拥有更多的支点,
             万事俱备,只欠开展!

新能源汽车租赁之殇:无车可租 盈利无期

发表时间:2016-01-28   浏览次数:
0
在很多人眼里,“分时租赁”与“新能源汽车”是一对天生的“搭档”。由于这部分用户的出行时间和距离都较短,分时租赁有效地避开了新能源车在续航里程上的短板;此外,新能源车的租赁价格只相当于同等大小燃油车的70%,收费相对低廉。

 

  在很多人眼里,“分时租赁”与“新能源汽车”是一对天生的“搭档”。由于这部分用户的出行时间和距离都较短,分时租赁有效地避开了新能源车在续航里程上的短板;此外,新能源车的租赁价格只相当于同等大小燃油车的70%,收费相对低廉。

  由于大多数租赁公司都是在2015年进入到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领域,因此今年也被认为是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的元年。不过,热钱不断涌入的另一面,却是整体产业业务不振,受多重瓶颈制约的迷茫。

  “依靠租赁业务挣钱根本不可能,”常年活跃运营一线的叶某表示,“除非有政府直接补贴,否则在当前模式下,新能源租赁就是资本‘黑洞’。”

  新能源分时租赁为何步履艰难?发展遇阻的原因有哪些?抑或有哪些不为人知的隐情?记者近日实地走访了易卡绿色(北京)汽车租赁有限公司、北京恒誉新能源汽车租赁公司绿狗租车、上海富电科技有限公司小易租车等多家租赁公司,探寻分时租赁越投入越难盈利的原因。

  无车可租

  政策的引导对分时租赁的兴起“功不可没”,国务院办公厅2014年印发的《关于加快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的指导意见》中提出,将“积极引导企业创新商业模式(其中包括分时租赁)”。在此之后,作为新能源汽车推广的一个重要平台,分时租赁在过去一年中吸引了大量资本进入淘金。

  数据显示,北京市已经进入分时租赁运营平台的新能源车共2500辆,截至2014年底,北京市汽车租赁行业已上牌运营纯电动汽车1683辆,涉及北汽、江淮、华晨宝马之诺、特斯拉等9个品牌,并且这些数字仍在不断上涨。

  数据不断翻新的背后,市场果真也如此“火热”吗?

  北京市朝阳区华贸国际公寓,地处大望路CBD的中心,在公寓东侧和地下停车场,建成有100个充电桩,是北京地区最大的公共充电站,小易租车在京唯一一家租赁点便坐落在此,凤凰汽车发现,在充电的新能源车品牌多是北汽、比亚迪、腾势等品牌车型,与小易租车合作的江淮iEV5却寥寥无几,“真正来租车的人并不多,”工作人员告诉凤凰汽车,“目前市场还处于培育阶段,国人还没有形成租车上下班的习惯,更别说接受‘新能源’和‘分时租赁’的概念。”

  作为一家专门从事智能充电站设计、建设和运营的企业,富电科技的业务范围也包含了分时租赁领域,并在今年年初投资建设了华贸充电站,旗下小易租车同时间成功进军北京市场,与在京其他租赁公司不同的是,小易租车的合作车企是江淮汽车,“也许是这个原因吧,小易租车一直没能发展起来,而且前期投资成本太高,实现盈利至少需要7-8年的时间。”

  作为最早涉足该领域的企业,易卡租车早在2013年便开启了分时租赁业务,目前在北京共拥有8处租赁点。在北京理工大学租赁点,易卡租车工作人员告诉凤凰汽车,未来几天内都已经没有闲置的车,“不是说租的人多,而是我们的车本来就少,大多数还用在长租,留下给分时租赁的车根本没有几辆。”

  北京理工大学中关村校区共设有14个慢充充电桩及2个快充桩,除了易卡租车及公用外,新成立的北京理工绿通新能源汽车租赁有限公司也在使用这些充电桩,里面的工作人员同样表示无车可租,“很多车都是通过挂账被学校租去了,别说实现分时租赁,能按时还就不错了。”

  调查发现,除绿狗租车现车充足外,多数新能源租赁公司都反映由于租车客户少,分时租赁业务开展得十分有限,市场接受度不高、盈利难,成为了行业发展最大的“拦路虎”。

  盈利无期

  与新能源在私人购车领域的推广障碍重重一样,新能源分时租赁同样面临多重瓶颈。虽然受到新能源政策刺激,市场培育期也已达两年,但无论从车辆购买、网点布局、充电站建设,还是到智能管理平台开发,巨大的投资和运营压力已经让一些早期投资者开始动摇,微薄的利润使盈利看起来遥遥无期。

  调查发现,作为重资产投资产业,汽车租赁前期投入巨大,在北京,每辆新能源车的采购价格是7万元左右,一个车位的平均租金达到1千元每月,建设一个快充桩5万元,包含人工费则高达7-8万元。

  根据恒誉新能源汽车租赁公司副总经理范永跃提供车辆数据,以绿狗租车目前2000多辆车的规模,建充电桩及车位的费用都需要上千万元;买车后装车机2000元/台,2000辆车共400万元;以现有车辆五年换车周期计算,每月车辆折旧1500至1600元,2000辆车每年折旧高达3000多万元。

  据了解,易卡租车已投入1000万元用于购买租赁车辆,绿狗租车的前期注资更是高达1亿元。除了购买汽车,租赁公司还需为补贴前的全车价格缴纳汽车保险。按北汽EV160补贴前价格18.89万元计算,投保金额约3700元左右。“电动汽车租赁公司的前期投资费用需达到千万元以上,才能保障基本运营。”绿狗租车工作人员透露。

  截至目前,新能源汽车租赁公司的主要赢利点是“收取租金”,绿狗租车的内部人士表示,如果想达到收支平衡,那么一辆车一个月的收入要达到3700元。反观北京市主流的几家租赁公司费用,绿狗租车日租费用为79元基准费和每公里0.88元的里程费,月租价格在3000元左右;易卡租车日租费用为159元,月租为3999元;小易日租价格为159元,月租价格为3700元,虽然各家公司租赁价格都在3700元成本价格上下,但现实中无法保证出租率达到100%,事实上,以绿狗租车为例,目前的出租率仅能达到35%。

  除了巨额的资金投入,新能源汽车租赁点的开发还要考虑停车场所在区域的电容量是否可以满足日常供电,而目前,很多停车场地的电容量都无法达到规定数值,导致几乎每家企业都遇到过充电桩无法匹配车型数量的情况。

  记者发现,在实际使用过程中,由于目的地相对集中,车辆会出现单向流通的情况,导致在某一些时段个别网点的汽车过于集中,而将车辆运输回起始租赁点将大大增加成本,所以目前市场上,只有绿狗租车的个别网点可以实现异地还车,其他租赁公司的车辆则只能还回起租点。

  “两三年甚至可能更长一段时间,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业都不可能有好的利润回报”,北京新能源汽车租赁论坛副秘书许琼林曾提醒到,“分时租赁涉及互联网职能管理平台,而‘触网’之后必然会将互联网企业的高人工成本传递过来。”

  畸形产业

  既然新能源分时租赁的投资回报率并不高,在商业模式不清晰的情况下,为何仍有投资选择进入?

  易卡租车内部人士对凤凰汽车透露,国家发展新能源汽车的导向很明确,早点进入就意味着抢占先机,同时占有诸如租赁牌照、充电网点等资源,同时,租赁公司在与政府、车企的交易中往往触及灰色地带,租赁企业坐收隐性利益。

  他以易卡租车为例,由于易卡租车高层与北汽关系密切,在2013年首次采购200辆E150电动车时,北汽给出了每辆5万元的优惠价,并额外赠送了100辆同款车型,“当时北汽的新能源车还没有人购买,这些都是压库车。”

  不仅如此,在易卡租车参与北京市科委的新能源推广项目中,往往能以“更方便的办法拿到充电站的建设权”,该人士称,“即便有购车和建桩的优惠,易卡租车2014年仍亏损了300万元。”

  北京另一家龙头企业——北京恒誉新能源汽车租赁有限公司,是由北汽新能源与富士康公司在2014年6月组建,成立之后便大肆采购新车、扩充网点,其公司高层私下表示,“恒誉目前最大的问题是盲目扩张,但以其目前用户基数及盈利能力,亏损将随着扩张速度成指数增长。”

  据内部人士称,恒誉疯狂扩张却不担心盈利状况恐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北汽将车卖给自己家的租赁公司,获得一份补贴,自己家的租赁公司参与建设充电桩将再次获得一份补贴,之后将车回购到北汽,‘骗补’已经成为业内人尽皆知的‘秘密’了。”

  有消息称,由于盈利前景不看好,恒誉另一家股东富士康公司已经决定撤资。

  数据显示,从2013年北京第一辆纯电动租赁车辆上路至今,租赁车辆在北京已上牌的新能源汽车中的占比可达到三分之一。但实际上,分时租赁市场上的车却并不多,那么租赁公司的车都去哪了?

  易卡租车内部人士表示,易卡共有299辆新能源车,真正放在租赁网点上的不过20-30辆,其他相当大一部分车型被租给了滴滴一个快车平台,“由于对方没有新能源租赁牌照,只能租我们的车做运营,虽然这不符合政策规定,但却能解决我们100%的出租率。”

  正是依靠与外包公司的合作,易卡租车在今年年底已经做到了收支平衡,是目前租赁企业中经营状况最好的企业。

  “新能源与分时租赁刚刚实现组队,但这并不意味着就是1+1=2的算法,分时租赁并非新能源推广的目的,新能源汽车的发展最终还要依靠个人购买。”上述人士表示。

极酷网页视频播放器加载中,请稍后...